古娄丹青简介   古代画作赏析   古代书法赏析
 
 
古代书法赏析

书  法

    在馆藏历代书画作品中,书法占有相当比重,除一件唐代写经卷外,其余均为明清及近代作品,其中不乏大家之作。唐佚名《写经卷》为唐人抄录“度世品卷”第一之残卷,存85行。原藏于日本东大寺,清代学者杨守敬出使日本时携回,卷末有杨氏手书题跋。该经卷书风静穆,流利自然,具有较高的文物价值和书法艺术价值。文征明是中国书法史上成就极高的书法家,与他同时的祝允明、王宠三家造成了“天下书法归吾吴”的声势。他处在帖学盛行的明代中期,其书风是从王羲之、赵孟頫及黄庭坚的笔意融合而来,以法度严谨、笔法遒劲、骨肉停匀、风格雅致为主要特点。馆藏文征明行书册页共30页,每页书2字,书写内容为七言律诗一首,诗名为“玉泉亭”。书法风格飘逸自然,笔意畅达,气息直追“二王”。正文之后附有清代嘉道年间文人谢兰生,易景陶、许乃济、熊景星等人题跋六则。文彭为文征明长子,也是一个著名书法家。少承家学,后法怀素,晚年全力倾心学孙过庭,更添笔致情趣。本书收入文彭六十岁后所书临孙过庭《书谱》草书轴,可谓深得书谱真髓。董其昌是帖学书法的集大成者,他学习古代书法博采众长,融会贯通,形成一种潇洒飘逸的新书风。本幅行草书轴书五言绝句一首,布白停匀,疏宕秀逸,于率意中得秀色。莫是龙曾在董其昌帐下作幕僚;并为其代书,因此他的书法受董的影响很大。此幅行草扇页虽然尺幅较小,但是笔力雄劲,笔法纯熟,神气跃动,豪放有度,米芾书风笔法渗透于笔墨之间。明代末年,除了董其昌古拙秀雅的书风流行于世之外,还出现了一种屈曲倔强的书风,其代表书家为邢侗、张瑞图、米万钟、徐渭、黄道周、倪元璐等,他们的书法不拘成法,强调表达个性和变革创新,形成了强烈的个性特征和各自风格。王铎生活于明末清初,他承继和延续了这种书风,并有新的突破和创造,达到了更高的成就。在帖学书风占统治地位的时期,王铎喊出了“书不宗晋,终入野道”这一振聋发聩的口号,在草书上独创一格,成为一代名家。他的草书属大写意一派,恣肆任性,挥洒自如,于纵势中常横笔崛起,情绪跌宕,气势磅礴,表现出撼人心魄的艺术力量。馆藏一件王铎《草书轴》笔势连绵,气息贯通,运笔流畅自然,具有苍郁雄健之风。乾隆、嘉庆以来,古代碑碣渐次出土,金石考据之学日兴,随之兴起了抑帖崇碑、变革书风的潮流。郑板桥的“六分半书”是这一潮流的产物,他杂糅隶、楷、行三种书体,创造出一种独特的新书体。《行草长卷》就是用这种书体写成的,以兰竹画法运用于书法,点画、波磔、古拙奇崛,布局疏密有致,运笔锋正势园,甚具新意。自邓石如、伊秉绶之后,碑学地位始真正树立,其间涌现了不少个性特征鲜明的书法家。何绍基是清代晚期碑学派的代表书家,他兼擅诸体,尤长楷书,从颜真卿入手,参以北魏碑刻,书风峻拔奇宕,富有金石气。《书法扇页》为行书小楷,从中可以体味出颜字的宽博大度之气,又掺入欧书险峻茂密的特点,再参以《张玄墓志》之碑版意趣,熔铸于一炉,自成独特一格。光绪、宣统直至民国初年,书法家对新出土的甲骨金文,汉晋简帛以及唐代写经等书迹引起重视,取法多途,视野日广,同时对冷落已久的帖学又加关注,于是出现了碑帖杂糅的现象,促进了书学的发展。吴昌硕即为清末民初的碑学大家,书法以篆书为著,篆书又以石鼓文为宗。他的《石鼓文体篆书对联》写得十分精彩,将石鼓文加以变革出新,独具自家风骨,书风浑朴古拙,笔力雄健遒劲。我认为,吴昌硕革新的石鼓体篆书之特别可贵之处,在于它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、时代气息和时代精神。沈曾植则为擅长行草书的大家,他的《章草书联》书风独特,师法北朝碑派,参以汉隶气势,尤富章草意趣,笔法方入园出,欹侧矫健,于险处取胜,熔汉隶、北碑、章草于一炉。总之,吴昌硕、沈曾植是二十世纪杰出的书法大师、中国现代书法的先驱,他们以先进的书法观念、伟大的创造精神和卓越的艺术成就,开辟了中国现代书法的新时代。

董其昌《行草书轴》

 
 
版权所有:太仓市档案局(馆)   网站备案号:苏ICP备05066213号-1
访问统计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